探秘領克:潮流制造的創新基因

2018-06-25 15:07:49 86

來源:商學院  作者:朱耘

從領克誕生之日起,“潮流”就成了領克品牌的標簽——把發布會變成秀場,把車展變成擁有旋轉木馬的游樂場,把4S店搬進購物中心變身社交場所……與其他汽車企業不同之處是領克處處透著自己的年輕范兒。

領克能浮獲年輕消費者的心,不是一場奢華的上市發布會靠營銷就能搞定的,汽車行業激烈的競爭,比拼的是從研發到設計生產、供應鏈、營銷、服務一整套完整的體系,領克品牌是如何憑借完善的體系,讓自己的“潮流”基因發揮出來的呢?2018年6月22日,《商學院》和中國經營者俱樂部走進了領克汽車張家口工廠,尋找答案。

640.webp.jpg

《商學院》和中國經營者俱樂部走進了領克汽車張家口工廠


用智慧工廠詮釋中國制造2025


2022年奧運會再次來到中國,北京與張家口聯合主辦,讓張家口這座小城市的知名度迅速提升。領克汽車工廠和沃爾沃發動機工廠在這里落戶,以及配套的培訓、物流等產業鏈發展,讓張家口在汽車制造上的競爭力上了一個臺階。

領克品牌的“潮流”氣質,從工廠生產線開始。據悉,領克汽車張家口工廠總投資125億元,領克02、03等全新車型將全部在此生產。該工廠完全按照沃爾沃全球工廠的標準建造;事實上,其品質管理及標準完全不亞于沃爾沃在全球任何一個工廠。

2015年“兩會”期間,李克強總理首次提出了“中國制造2025”宏大計劃,堅持“創新驅動、質量為先、綠色發展、結構優化、人才為本”的基本方針,而在領克汽車張家口工廠,這是這一方針落地的縮影。

走在領克工廠的每個角落,給人的感受是沒有機器的轟鳴,沒有刺鼻的機油、溶劑味道,從工廠的外觀到內部,處處透露著北歐的簡約風格和人性化關懷。吉利汽車集團總裁助理、領克張家口工廠總經理佟湘北介紹,綠色環保理念是工廠建立的出發點。

涂裝車間一小時將會產生40噸左右的廢水,按照國內的標準,工廠只要能將廢水處理達到三級標準,排放到張家口的污水處理廠統一進行污水處理即可。但領克工廠直接將廢水處理到一級標準,整個工廠內綠地澆灌、洗手間用水全部使用工廠廢水處理后的中水。

什么是智能制造?簡單來說就是給制造加一顆“智慧”的心臟,在領克工廠的所有車間,智慧無處不在。涂裝、焊裝、沖壓等車間,基本實現了機器人完全替代人工工作。

佟湘北介紹,在德國或美國,希望生產活動幾乎全由機器人替代人工進行作業,盡管領克張家口工廠也可以實現,但是“過度追求自動化率沒有意義”,一方面從投入產出比方面不夠經濟,另一方面也要考慮到帶動當地就業問題,中西方在人工與自動化生產間的平衡點不同,而領克汽車張家口工廠追求的是通過節能、環保、自動化和技術革新,實現高質量的生產。

比起其他車間,總裝車間是工人最多,最忙碌的車間。如今,大部分的汽車生產線都已經實現了“柔性化”生產,可以并線生產不同的車型。

每輛車進入總裝車間之前,都會有一張RFID的“身份證”,這張身份證不僅在生產階段,一直會跟著這輛車直到報廢。當需要總裝的車開到工人工位前,會從云端自動讀出工人需要操作的工單,顯示在工位前的屏幕上。

單以擰螺絲這件小事來說,看似簡單,一輛車有數百顆時間螺絲,如何保證每位員工擰的每個螺絲松緊度符合要求?而在領克工廠,如果工人擰螺絲過緊或過松,他面前的屏幕就會顯示操作異常,需要工人重新完成這道工序,否則不會流轉到下一道工序上。生產線上的所有操作,以及未來該車維修、保養的一切記錄,都會記到這張RFID身份證上。

清華大學工業工程系副教授成曄總結認為,領克汽車張家口工廠是吉利汽車集團先進制造與人性化生產的新標桿,通過數字化的生產方式完成生產過程的數據采集、分析、控制以及人員、機器活動的規劃、控制,實現過硬的產品質量。

640.webp (1).jpg

領克張家口工廠生產線


打造藍領人才“蓄水池”


曾經珠三角、長三角地區招工,基本是培訓幾小時或幾天就上崗了,每個崗位上從事的都是相對簡單枯燥的工作。現在中國制造2025轉型升級,對生產線上的工人提出了新要求,特別是汽車廠商,有把力氣就能干的崗位幾乎全部由機器人替代,這里最需要的是能夠指揮機器干活的進階藍領。

在離領克汽車張家口工廠一墻之隔的地方,是領克學院的所在地,這里成為了為領克品牌、乃至張家口制造業輸送藍領人才的“蓄水池”,很多遠在承德、保定等地的家長都紛紛把孩子們送到這里學習一技之長。

據記者了解,領克工廠生產線上的每一個員工,在入職之前,都要在領克學院接受至少一個月的學習培訓,有些崗位需要12個月的培訓才能獨立上崗操作,而訓練要求相當高。

而教學的目的不僅僅是讓學員熟悉汽車生產線,裝配需要的物料、每個工序所需要的時間不盡相同,可能會出現物料不夠或堆積,工序設置不合理等問題,培訓的另一個目的是讓學員成為生產線的主人,主動思考如何優化生產。

640.webp (2).jpg

領克學院是領克品牌、乃至張家口制造業輸送藍領人才的“蓄水池”

就如記者在領克工廠焊裝車間看到的,生產線上大部分工作都已由機器人完成了,在培訓學院里,也有兩臺跟生產線上完全一模一樣的機器人,幾位學員正手持控制器,指揮機器人工作。

機器人的前端有一摞紙杯,旁邊有一臺咖啡機,學員們需要通過編程,讓機器人準確拿出一只紙杯,放到咖啡機前按鍵,待咖啡機盛滿咖啡,平穩地送到另一側的吧臺前供客人品嘗,其間不能讓咖啡傾倒出來。

在另一臺機器人上進行的操作練習則技術水平更高,學員要控制機器人的執行器末端,以六自由度的高難復雜動作,抓取一只飽含墨汁的大毛筆,筆鋒閃展騰挪,筆跡婉若游龍,寫出端莊秀麗的毛筆字。練好了這個手藝,再復雜的焊接、涂膠、裝配動作,都不在話下了。

在領克學院,學員們只有順利完成了指揮機器人完成高難度的動作,這門課才算“合格”。

此外關于安全生產、災害處置等課程,也都是必修課。可以說,從領克學院畢業的學生,會是一名優秀的技術藍領,這里為領克工廠及吉利汽車集團其他生產基地源源不斷地輸送優質藍領工人。


讓更多“黑科技”應用于領克


領克品牌是吉利汽車和沃爾沃汽車合資打造的一個年輕品牌,中國的年輕人追新、追潮,領克汽車的產品要與年輕人保持一致。領克汽車整車性能及產品定義總監Ivan Viduka認為,領克在中國200多個汽車品牌中脫穎而出,讓用戶記住,需要不斷創新;而這種創新并不等于新發明,而是讓更多已有“黑科技”應用于領克的產品之上,未來汽車和電子消費品一樣,用戶對于最新科技的應用越來越期待。

Ivan Viduka判斷,未來汽車將在駕駛模式、細分市場、出行模式和能量模式四方面呈現出多樣化的趨勢,而領克汽車從設計之初,就是基于未來趨勢而設計的。

Ivan Viduka認為,傳統汽車將向高端化、個性化方面發展,汽車尺寸上也會與專車有所區隔,而領克品牌就是從這一細分市場切入,既考慮了未來大規模訂制的需要,也更多地考慮個人用戶對產品的需求。

針對未來汽車發展的每一種趨勢,Ivan Viduka都和團隊人員一起,通過橫、縱兩個象限,運用SWOT分析法,發現市場的痛點,找到解決路徑。目前領克產品還以傳統燃油車為主,但插電式混合動力等新能源汽車版本也很快亮相,盡管新能源汽車是未來汽車發展的方向,國家也有一系列政策利好新能源汽車,但是很多消費者依然把新能源汽車當成“備胎”。

分析原因發現,現在新能源汽車處在高購置成本、低使用成本這一象限中,但是隨著用戶需求、消費金融產品的出現,越來越多的用戶期待新能源汽車能夠實現低購置成本和低使用成本并舉,這也成為領克品牌的終級目標。

領克品牌不僅面向中國市場,2019年也將會在位于比利時根特的沃爾沃工廠正式生產、實現歐洲銷售。領克的產品在滿足中國客戶需求的同時,也會根據歐美市場的不同積極進行全球化規劃。

無論是動力性能、能源來源還是智能化、功能化功能,領克都為用戶提供了多樣性的滿足,“領克產品定義的初衷就是通過創新,讓消費者更容易擁有領克產品。”Ivan Viduka如是說。


中國汽車品牌開啟新時代


在領克品牌“橫空出世”之時,業界對于領克品牌最大的質疑在于,目前中國汽車市場上的品牌早已多如牛毛,真的還需要創立一個全新的汽車品牌嗎?正是在領克誕生的那一年,中國汽車市場突然多出了很多新品牌,WEY、比速、威馬、小鵬、拜騰……

領克品牌常務副總經理易寒給出的答案是:這個世界不需要一個新的汽車品牌,但一定要有對汽車新的理解。而領克品牌就在重新詮釋對汽車的理解,易寒更喜歡用“守正出奇”來形容領克的商業路徑。領克在產品打造、高質量生產能領域按照常規的發展,但在營銷思路上卻又不固守常規,突破現有汽車的思維束縛,出奇制勝。

640.webp (3).jpg

領克品牌常務副總經理易寒

領克品牌首先對目前的目標消費者進行充分地調研,發現了年輕人與眾不同之處。而領克將其總結為“Co”精神,即:既有對公共行動的熱情,也有個人意識的覺醒;既有更加全球化的視野,也有更強的民族自豪感;對自由生活期望,也強調歸屬感;既對生活不想動太多的腦筋,卻對創新精神有強烈的推崇。

“他們需要外觀個性時尚,匯聚全球前沿科技、時時實現人與車、人與城市互聯的同行解決方案,給他們帶來更加便捷舒適的出行體驗。”易寒說。

領克品牌“守正出奇”之處在于,在傳統4S店的基礎上增加了社交(Social)和分享(Share)兩項功能,成為6S店,領克的粉絲們可以在這里喝咖啡、蕩秋千,為小朋友舉辦生日Party……

這一理念得到了越來越多經銷商的認可,截至2018年3月,領克已在全國開出了115家領克中心和領克空間;同時,在建網點110家,預計到年底實現開業網點280家。與此同時,領克品牌收到的正式建店申請已超1400家。

640.webp (4).jpg

清華大學工業工程系副教授 成曄

成曄老師肯定了領克品牌在制造及研發、營銷上的創新,他指出,在汽車制造領域,福特通過流水線作業的方式,讓汽車制造的成本大幅下降,日本通過團隊協作、精益制造方式讓汽車制造的成本降得更低,質量提升,隨著中國的崛起與強盛,借助中國制造2025的契機,中國有希望繼福特模式和豐田模式之后,為汽車工業的發展作出新的貢獻,即通過先進的信息、網絡化改造制造業,通過大數據改造生產線,以數字化生產方式成為全球汽車工業制造的新標桿。

成曄老師透過領克的潮流工廠看到如今中國的汽車制造已經過了完全學西方的階段,拜外國為師的階段。“要想引領全球制造業,必須依靠下一次顛覆性的創新,必須擺脫西方的產品與工藝技術體系,創建新型工業文化與生產組織方式。”而這也是留給領克汽車的一道思考題。


年一码中特网